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5)

  苍穹十二峰高耸入云,看着长长的石阶,沈垣深知这阵的套路,一把将洛冰河抄起来放在胳膊下面夹好,足尖一点,飞身掠上石阶。
  “敢问阁下是何人?”
  守山门的弟子对着沈垣行了个礼,问道。
  “在下……前来拜访岳清源与沈清秋。”沈垣说道,“你就说,沈垣来找他们。”
  弟子应了一声,飞上了峰顶。
  沈垣把洛冰河放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包蜜饯递给洛冰河:“估计还要等一会儿,你先吃糖。”
  不得不说苍穹山的弟子们工作效率是很不错,没过一会儿便看见弟子下来了。
  “掌门说让您速速上去。”
  沈垣微微颔首,将洛冰河抱起来,施展轻功上了山。
  穹顶殿,来开会峰主们此时心里很不平静。
  本来他们在这好好开着例会,一个守山门的弟子突然冲进来,说是有一个自称“沈垣”的男子前来拜访。
  然后他们就亲眼看见平时温文尔雅严肃端庄的掌门师兄“唰”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是难忍的激动之情。
  还有正在跟柳清歌互怼的以脾气不好闻名的沈清秋抓起桌上的折扇就跟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整得柳清歌一愣一愣的。
  这个世界玄幻了!!
  他们就这么保持着呆滞的神情僵硬的动作,直到掌门师兄拉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沈清秋紧跟其后,扇子舞的跟抽风了似的。
  那个男子五官十分精致,怀中抱着一个小孩,向着掌门师兄淡淡笑着。
  “掌……掌门师兄,这位是……”齐清萋被惊得有些结巴。
  “幼时好友。”岳清源微笑。
  “我差点就以为你死在外边了。”沈清秋凶巴巴的说道,脸上却是不自觉的浮现一抹薄红。
  “对,我运气还不错。”沈垣将洛冰河放到地上,应道,“未能趁早与你们联系,真是对不住。”
  沈清秋当时就炸了:“谁要和你有联系!!”
  沈清秋瞪着眼,狠狠剜了沈垣一眼。
  此时的沈清秋并不知道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凶嗲”。
  其余峰主:“……”
  木清芳缓缓拿出一贴药,觉得是时候治治眼睛了。
  岳清源这时才反应过来,对着峰主们说道:
  “这位是沈垣,我和小九的幼时好友。”
  其余峰主:“……呵呵。”
  掌门师兄我们是该谢谢你没有彻底遗忘我们吗。
  然后随便叨逼叨了几句,峰主们就各回各峰了。
  沈垣俯身抱起被忘记了许久的洛冰河,打算走了,岳清源说道:“你这徒弟,很好。”
  的确很好,沉稳的完全不像个十岁孩童。
  “那岳七,我走了。”沈垣转身。
  “等等!”沈清秋叫住他,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这里还有间空房。”
  沈垣眼中笑意加深了些:“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总算是养正了一个,看看那傲娇的小模样,我养娃的路子还是挺正的嘛。
  半道上,沈垣余光突然瞅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将洛冰河往沈清秋怀里一塞:“冰河乖乖的,为师看见了一个熟人,去去就回。”
  尚清华心里很憋屈。
  “送往清静峰的三百箱书……”他郁闷的查着账本,正考虑该怎么分配这个月的需求物品,突然一声轻笑从头上传来:
  “呦,还真是你啊。”
  沈垣觉得,在黑向天打飞机这件事上无论重复多少次都不会腻。
  “挖坑不填雷点遍布伏笔无数一个没动!!傻逼作者傻逼文!!”
  尚清华被喷的蒙了一下,呆滞的看着站在树梢上谪仙般的男子面色平静的吐出一连串槽,半晌才反应过来。
  “床前明月光。”
  “地上鞋两双,”沈垣跳下来。
  “举头望明月!”
  “低头撕裤裆!”
  尚清华当时就泪目了。
  “亲人啊——!!”他一把扑上去,涕泪横流。沈垣怕他把鼻涕蹭到自己衣服上,一折扇拍在他脑门上。
  “向天打飞机你给劳资撒手,劳资是你家黑粉绝世黄瓜!!”
  尚清华很快便想起“绝世黄瓜”是哪位大神。
  “喔……”他嘿嘿一笑,慢慢爬起来,“就是那个在书评区发万字长评的黑粉啊……”
  沈垣盯着他,却突然被他一把揪住衣领。
  “我去你妈的绝世黄瓜,您老人家黑的爽了,我却触电被抛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沈垣懵:“啊?”
  等到好不容易说清楚触电穿越的过程后,不出意外的收到了来自沈垣的一波鄙视眼神。
  “缺乏生活常识,该!”
  尚清华无视了沈垣快溢出屏幕的鄙视与嫌弃,问道:“那瓜兄,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向天打飞机的呢?”
  沈垣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抖开折扇摇了摇,摇去了自己满满的尴尬。
  ……
  尚清华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垣。
  沈垣默默遮住了半张脸。
  “我真没想到……”尚清华幽幽的开口,“自己写的龙傲天暗黑种马男主,居然会去搞基。”
  沈垣:“你上一辈子可是对这件事无所谓的啊,还说搞基的冰哥才是你心目中的主角,名人名家都喜欢写基佬,基佬才是纯文学。”
  尚清华:“那晋江的那些都是纯文学喽?!”
  沈垣:“……”
  真没想到他的吐槽有一天居然会用在自己身上。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清静峰了,岳七,小九和冰团都等着呢。”沈垣慢慢起身。
  尚清华:“你不打算阉了他了?”
  沈垣:“闭嘴吧您可!!”
  等到要走的时候,沈垣才想起自己貌似没告诉打飞机他的身份。
  “菊奆,我告诉你个秘密。”沈垣说道,“其实我不是人。”
  此时的老沈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
  等回到清静峰,洛冰河已经做好饭了。
  “什么时候学的?”看着眼前的肉粥,沈垣不禁眼前一亮。
  “前不久……刚刚学。”洛冰河挠了挠头,“总感觉一直都是师尊在照顾我,所以我也想帮师尊做点什么。”
  沈垣只感觉眼睛仿佛被一道光闪了一下。
  天啊……小时候的洛白花简直是天使啊!!
  看着眼前乖巧的洛冰河,沈垣伸出手揉了揉他蓬松的发顶:“真是谢谢冰河了。”
  洛冰河顿时像一只被煮熟的虾子一般,感受着面前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
  “咳咳。”
  一声不太自然的轻咳打断了两人“师慈徒孝”的blingbling气氛,只见沈清秋手持修雅慢慢走了过来。
  “此次下山除妖,结果如何?”沈垣问道。
  一听这话,沈清秋马上便像一只炸毛的猫一般,握着修雅的手紧了再紧,发出“咔咔”的声音。
  啥情况?向天打飞机不是都跟他说了这次下山打井妖会好好照顾沈清秋的吗。
  “可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沈垣又问道。
  十成十是跟柳聚聚有关。
  沈清秋黑着脸,低低的说了句“无事”便闪进了竹舍。
  “冰河,咱们走。”沈垣牵起洛冰河。
  沈垣觉得他有必要跟尚清华再好好交流一下。
  “瓜兄,我冤枉啊!”尚清华一见到他就嚷道。
  沈垣:“你先说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我是有拜托过你好好照顾沈九的。”
  尚清华:“不是,清秋师兄跟柳师弟在那打怨灵,突然清秋师兄像柳师弟的方向拍了一掌,然后他俩就打起来了。”
  沈垣:“你继续说。”
  尚清华:“但是我看的清清楚楚,清秋师兄是出手帮柳师弟打散他身后偷袭的怨灵,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他俩就打起来了,我说啥他俩也听不见。”
  看着沈垣越来越黑沉的脸色,尚清华连忙补充道:“后来我跟柳师弟说了这件事,柳师弟也去好好道歉了,然后清秋师兄就彻底生气了。”
  沈垣挑了挑眉,问道:“柳清歌怎么道歉的?”
  尚清华酝酿了一下,板着脸开始背诵:
  “井妖一事……对不起了,明明知道你不是那种会做无用功的人。”
  “毕竟以你的实力,最多烧破我衣服。”
  沈垣:“……”
  可以,这很柳聚聚。
 

评论 ( 16 )
热度 ( 209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