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6)

  “客卿长老?”
  沈垣此时有点懵。
  他看着面前一脸正经的岳清源,对方正一脸严肃的对着他说出了这个提议。
  掌门师兄你这算不算以公谋私。
  沈垣十分清楚自己的实力,放在游戏里就是个稍微有点输出的奶妈,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去当客卿长老。
  放眼一望,凡是稍微有点根基势力的门派邀请的客卿长老基本都是元婴以上的修为。
  他这么一颗只能药用的人参怎么想都有点牵强。
  “岳七……这样不好。”沈垣说道。
  岳清源微笑:“……”
  沈垣:“……”
  掌门师兄这样真的不好。没错就是在说你,你别笑了我有点慌。
  岳清源继续微笑😊:“客卿长老只需要小垣你时不时来坐一会儿,并不麻烦。”
  “而且小垣你现在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吧,不如就在苍穹山住着吧。”岳清源试图说服。
  掌门师兄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我其实在洛川有套房子的。
  “另外你这个小徒弟天赋不错,如果可以在这里跟柳师弟修行的话对修为是大有裨益的,我相信柳师弟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小徒弟的。”岳清源接着说,藏在袖子里的传音符随时准备发送给沈清秋。
  沈垣:“……”怎么办好像有点心动了。
  上一世的洛冰妹和柳聚聚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如果这一世可以缓解关系的话是再好不过的了。
  毕竟能让这两个不打架是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
  清静峰的门槛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了。
  他的要求真的不高,只求这两座大神不要一见面就打起来。顺便给安定峰减点工作量。
  于是沈垣就毫不犹豫的接了这个挂名长老的活。
  第二天,洛冰河告别了他心心念念的师尊,来到了对他来说人生地不熟的百战峰。
  傍晚,
  洛冰河:柳师叔有点凶呢……力气也挺大的。
  等到开窍之后,
  洛冰河:柳清歌我发誓你完了,师尊都没有打过我。
  之后这俩就是各种看不顺眼,等到老沈察觉不对时为时已晚。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天,洛冰河被削的有点惨。
  原因是在被柳清歌虐完之后又被迫接受了一些百战峰弟子的“切磋”。
  我们的洛小白花有点委屈😞。
  自己明明好好的修炼,对各个师兄师姐们也都恭恭敬敬,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喜欢自己呢?
  揉了揉身上隐隐作痛的伤痕,洛冰河拖着酸痛不已的身子缓缓回到了偏室。
  一股香味充斥在鼻尖,洛冰河推门一看,自家师尊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很眼熟的粥。
  “冰河,修炼辛苦了。”沈垣将人参粥递给洛冰河。
  “师尊……”洛冰河弱弱的问,“弟子其实很早就想问了,这么多人参师尊是在哪里找的?”
  沈垣只觉得面上发烫,清了清嗓子,开始胡说八道:“这个……因为我们家后院长着很多山参,为师有空就去挖了几颗。”
  洛冰河一听,笑道:“师尊真的好厉害,弟子曾经也去挖过,但什么都没发现呢,果然还是弟子修为不够吗?”
  沈垣:“……”啊,这似曾相识的画面。
  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擅长拆台啊。
  洛冰河没在说什么了,将那碗粥一饮而尽,只觉得浑身暖暖的,那些被打出来的伤也在慢慢消散。
  他舒服的眯起了眼,将碗放下,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师尊,徒儿吃饱了!”
  沈垣:名为理智的那根线正在慢慢崩断。
  沈垣俯下身,慢慢抱住洛冰河。
  “晚安。”沈垣说着。
  洛冰河:!!!
  第二天,洛冰河仍照常前往百战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粥,洛冰河只感觉今天精神特别好。
  柳清歌照常暴力教育,与平时不同,今日的洛冰河竟能接下几招。
  柳清歌有些讶异:“你今日表现不错。”
  洛冰河觉得被表扬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只是接下来的事就不怎么美妙了。
  洛冰河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近在咫尺的竹舍,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小腿在被绊倒时被一节凸起的树枝擦到了,鲜血顺着裤腿缓缓流下来,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
  马上就到了,
  马上就可以看见师尊了,
  马上就……
  “噗通”一声,身穿白色衣裳的小少年无力的倒在了竹舍前。
  沈垣此时心情很不好。
  洛冰河被抬去千草峰了。
  全身有多处淤青,小腿脱臼,目前正在接骨中。
  沈垣觉得自己是时候去一趟百战峰了。
  他虽然是个奶,但他有天赋技能。
  “你应该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沈垣没跟柳清歌客气,一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柳清歌皱了皱眉,说道:“那几个家伙我已经让他们去赔礼道歉了,并且也给了相应的惩罚。”
  “然后呢?”沈垣往旁边一坐,挑了挑眉,“让他们下一次偷着打?”
  “不是我说你,你凡是抽出来一天来好好管管你峰里那些家伙,今天的事都不会发生。”沈垣慢慢给自己倒了杯茶。
  “那你要如何?”柳清歌问道。
  是他理亏在先,如今自然是任人处置。
  沈垣:“把那几个家伙揪出来,让我这徒弟打一顿。”
  柳清歌:“就这么简单?”
  沈垣瞟了他一眼,当然不。
  要做,就要永绝后患。
  沈垣淡定的喝着茶,柳清歌只觉得周身温度骤降。
  沈垣本身就是生长在雪山上的人参,周身温度自然是极低,不过这些年一直都用灵力使温度保持在正常罢了。
  沈垣(语重心长):“道友,以后管好你这边的小崽子,不然我怕我一个忍不住把他们手脚给撕了。”
  守在门外的百战峰弟子:他是不是应该把这段话说给师兄师姐们听。
  不出三天,几乎全苍穹山的人都知道了新来的这个客卿长老特别护短,对他那个小徒弟更是宠的没边。
  以下是弟子们私下里传的:
  新来的那个客卿长老是个怪物,喜欢吃人的手脚,大家以后一定要远离他!!
  路过的沈垣:“……”
小剧场:
  洛冰河:师尊,真的要打吗?
  沈垣(一挥扇子):没事,你尽管打,玩死了都行。
  于是第二天千草峰多出来了好几个重伤的百战峰弟子。

 

评论 ( 12 )
热度 ( 182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