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9)

  魔族大殿内,几抹烛焰在黑暗中颤巍巍的闪着火光,映照在人脸上,说不出的阴森。
  纱华铃举起手中的瓶子晃了晃,那说不清颜色的液体撞击着内壁,发出沉闷的“晃荡”声,在空旷的大厅内尤为刺耳。
  纱华铃身为魔族圣女,自然知道这瓶中装的是什么。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忍不住问道:“父君,为何要为人族小小的一个客卿长老如此大动干戈?”
  面对着纱华铃,男人的神态稍稍柔和了些,他轻轻抚上纱华铃的脸庞,低沉醇厚的声音缓缓倾泻而出:
  “沈垣必须脱离人族。”他说,“他的价值远不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如果人族有他在,那么他们将成为不死的存在。”
——————————————————————
  岳清源此时是崩溃的。
  几分钟前,沈垣一脸淡定的对他说道:
  “灵物万年化形,所以……我差不多是你们祖宗辈的。”
  岳清源: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jpg.
  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沈垣死活不肯叫他“七哥”了。
  沈垣此时还是有点心慌。
  灵犀洞剧情完后就是纱华铃那丫头攻山来了,此时有岳清源助阵,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沈垣拍拍身上的尘土,等听到“轰隆”一声后便拽着岳清源走了出去。
  不知怎的,沈垣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使他不得不抽出一只手来按揉着太阳穴。
  还是熟悉的阵容,只不过有些不一样。
  “把沈垣交出来。”
  ……
  握草纱妹子你剧本拿错了!
  这种女贼抢亲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男主在那边,你的目标不应该是我啊!!
  纵使内心波涛汹涌,沈垣还是不得不继续摇着扇子装着逼。
  要是他扇扇子的频率可以稍微低一点就完美了。
  “这位……姑娘。”沈垣的笑容有点僵,“不知你前来寻觅沈某所为何事?”
  纱华铃头上的辫子稍稍晃动了下,红艳的樱唇勾起一抹冷笑:“本姑娘今天来,就是为了你。”
  沈垣觉得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几乎要把他凌迟。
  沈垣向着纱华铃的方向稍微拱了拱手:“沈某并不记得先前与姑娘有过什么渊源……”
  纱华铃娇笑道:“诶呦,瞧瞧我这人,千里迢迢前来拜访居然忘了给诸位打声招呼,是玲儿的不对,玲儿在此给各位道歉了。”
  “带着魔军前来拜访,还打伤我派众多弟子,魔族的拜访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岳清源上前一步,挡住沈垣,眉眼间尽是冷厉。
  被人这么直接的怼了回来,纱华铃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回来。
  她深知眼前这人的实力之强,纱华铃不敢贸然行动,但也知道若是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恐怕这次要空手而归。
  之前的示好已经失败,既然如此……
  纱华铃比了个手势,站在她身后的魔族纷纷涌上来。
  本来想直接把沈垣带回去的,现在看来已经办不到了。
  玄肃微微出鞘,掀起一股灵力浪潮。
  岳清源面无表情,垂下的眼帘中似有星光流转。他操控着灵力,不断的击退涌上来的魔族。
  沈垣心道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刚想转身,便看见纱华铃举起被魔气包裹的手掌向自己冲来。
  沈垣暗叫不好,急急调动周身灵力,想硬接下这一招。
  夹杂着极寒的灵力涌出,与暗红的魔气交织在一起,眼看着纱华铃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沈垣脚下一动,魔气堪堪掠过鼻尖,他以双腿为着力点,身形翻转,蓄了许久的灵力萦绕在指尖,眼看一个灵力暴击就要打出来,纱华铃向前冲的速度却不减,仍极快的向前俯冲着。
  沈垣一击落空,他勉强稳住身体,正想回头,却猛的听见一声惨叫。
  后方,纱华铃赤着双足漂浮在空中,单手提着洛冰河,只要她稍一用力便可以轻松扭断洛冰河的脖子。
  沈垣大惊,身体反应快于大脑,以指尖为剑刃,足下一点,向着纱华铃掠了过去。
  纱华铃倒也不担心,红唇轻启:“沈仙师可莫要急躁,不然玲儿一个不小心,这位小公子的脖子可就要被我扭断喽。”
  沈垣急忙停下脚步,指尖停在距离纱华铃眉心堪堪半寸的位置,他面如坚冰,冷冷道:“你要如何?”
  纱华铃舔舔有些干涩的唇,张了张嘴,突然浑身一凛,提着洛冰河的手稍一翻转便将洛冰河挡在了自己身后,岳清源不得不散了攻势。
  洛冰河有些费力的撑起眼皮,从模模糊糊的影子中辨认出了沈垣,他用尽全身力气一手肘击在纱华铃侧腰上。
  纱华铃吃痛,掐着洛冰河的手因主人的气恼而愈发用力起来,洛冰河闷哼出声,一张白皙的脸已经憋成了绛紫色。
  纱华铃按揉着侧腰,瞪着一双美眸。沈垣看着已经去了半条命的洛冰河,急急说道:“放了他,你要怎样都行!”
  沈垣已经没心思去想剧情不剧情,系统不系统了,他只想让洛冰河逃过这次险境。
  岳清源单手按着玄肃,随时准备再次出鞘。
  纱华铃轻哼一声,示意岳清源将佩剑丢下。
  岳清源面露犹豫之色,看了看沈垣,将玄肃随意一抛。
  “我的条件很简单,二位仙师不必如此紧张。”纱华铃笑道,从满身红纱中摸出一个小瓶。
  瓶内装满了说不出颜色的液体,纱华铃丢给沈垣,眼中恶意乍现:“只要沈仙师喝了这东西,玲儿立马放了这位小公子,并且迅速撤兵。”
  “师尊……别!!”洛冰河用力挣扎着,一只手努力向沈垣伸去,口腔内满是血腥味,洛冰河吐出一口血水。
  他果然还是……太弱了。
  师尊……
  岳清源夺过瓶子:“此女生性狡诈,这不知道是什么毒药!”
  沈垣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折扇飞起,一片冰霜缭绕。沈垣抓住空子点了他的穴,从那攥的死死的手中拿出瓶子。
  沈垣接过瓶子,打开瓶盖一饮而尽,他挑了挑眉,晃了晃空掉的瓶子。
  纱华铃切了一声,将洛冰河用力一推,洛冰河狠狠栽到了沈垣怀中。
  也不知道那药是个什么东西,沈垣只觉得头晕的厉害,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朦朦胧胧之间,他仿佛听见了纱华铃那得意的声音:
  “这毒名为断魂,中毒者会渐渐丧失灵力和五感,十年之内必死无疑。”
  十年吗。
  真是……有点短啊。
  沈垣昏昏沉沉的想着,终于抵挡不住黑暗的侵袭,在高空中掉了下来。

评论 ( 33 )
热度 ( 188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