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10)

  沈垣刚醒过来时还有点懵。
  他眨巴眨巴眼睛,呆滞的望着天花板,蓦地大脑一阵刺痛,这才刺激着他稍稍回了魂。
  也不知道那断魂是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后劲还挺大。沈垣呲牙咧嘴的坐起来,一抬头,整整对上站在门口的洛冰河。
  “师尊!”洛冰河登时眼泪就下来了,本来想一头扎进沈垣怀里,却又顾忌着他的身体,硬是刹住了脚步,只盯着他看,两只眼睛熬的跟兔子似的,沈垣有些心疼,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师尊……都是弟子不好,若是弟子可以再小心一点的话,师尊就不会受伤了。”洛冰河一抽一抽的,一想到自己师尊被那魔族妖女逼迫至此,就愈发嫌弃自己的没用。
  一看见洛冰河哭,沈垣就没辙了,把人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哄着。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沈垣觉得身子有点沉,连带着手上的动作都迟缓了些。
  洛冰河自然是察觉了沈垣的不适,从他怀中钻了出来,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粥。
  温度刚刚好,沈垣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自家徒弟的喂食服务,突然觉得中毒仿佛也不是件坏事。
  一碗粥水进肚,沈垣觉得舒畅了些,半倚着床柱长吁一口气,这时岳清源进来了,一见沈垣苏醒便急忙跑了过来。
  “小垣可还有不适?”岳清源皱着眉头,抬手招呼洛冰河去叫木清芳。
  沈清秋站在门外,一张脸黑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他啧了一下,慢慢挪动步子走到沈垣面前。
  “小九也来了。”沈垣有些费劲的笑了笑,示意沈清秋坐下。
  “不必了。”沈清秋抿了抿唇,“我马上就要去灵犀洞闭关。”
  沈垣微微睁大眼睛,啊?刚出来就要进去。
  “前些时候强行破关,灵力紊乱,所以要进去调息。”沈清秋说着,强迫自己不去看沈垣那张苍白的脸,含糊的叮嘱了几句便匆匆离开。
  如果自己没有被柳清歌重伤的话,沈垣是不是就不会中毒了。
  沈清秋握紧藏在袖中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垣看着沈清秋越来越小的背影,一股难以言状的感觉在心底发酵,涨的他心里发酸。
  木清芳来了,面色凝重。
  “沈前辈的身体有些特殊,恕木某才疏学浅,未能找到解毒方法。”他说着,沈垣早已预料到一切,他微微笑着,对于这幅逐渐虚弱的身体没有感到任何惊慌。
  废话,物种都不一样怎么治!!
  “但木某曾经查阅过一本古籍,上面有关于断魂的记载,可稍稍缓解毒素。”木清芳又说着。
  沈垣的表情崩了一瞬。
  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
  众所周知,狂傲仙魔途是一部除了爽,雷和狗血就一无所有的种马文。
  所以里面99%的毒都是可以通过和男主(哔——)解决的。
  难不成还是要走上一世无可解的老路?!
  ……
  事实证明,沈垣还是想太多。
  第二天,被岳清源面对面输灵力的沈垣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
  看,起点文看太多的结果。
  思想都变龌龊了。
  你这个混蛋好歹也是别人师尊,别一天到晚的满脑袋黄色废料!!
  沈清秋就这么以一种自我唾骂的心理飘过了全程。
  “小垣……可还有哪里不适?”岳清源问道。
  “……无事。”沈垣觉得身子轻快了些,没有前天那种全身涂满浆糊的黏腻厚重感。
  岳清源听言,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笑容,一句“那就好”落入沈垣耳中竟是染上了说不出的温暖。
  岳七,谢谢你。
  沈垣心道。
  前生没能真正成为你的小九,今世便以沈垣来相遇。
  岳清源,苍穹山二十四孝好师兄,师弟师妹们的好兄长,沈清秋的完美暖系男友。
  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岳清源的嘘寒问暖,沈垣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可等他终于发觉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甚至都没有能力去做出抉择,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溃烂腐朽,化为飞灰。
  直到那时,他才惊讶发现自己的渺小与懦弱。
 
 

评论 ( 33 )
热度 ( 169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