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11)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半月过去,断魂一直隐藏在沈垣体内,这些天身体半点不适感也没有,如果不是那天中毒的场景仍使他记忆深刻,沈垣几乎以为这毒已经悄然无声的消失了。
  然而他知道有一个词叫做潜伏期。
  这毒就像一枚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因此在闲暇之余沈垣也会自己找找解毒的法子。
  前几日洛冰河请令去灵犀洞闭关,沈垣自然也就允他去了,因此身边倒也是安静了不少。
  他是在与岳清源闲聊时才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开始逐渐模糊了。
  眯着眼睛努力看清茶中漂浮的茶叶,最终却只能隐隐看清叶片的轮廓。
  他的心咚的一下沉了。
  哪怕每天都有抑制毒性,这毒也迟早会爆发。
  只是还是……太快了。
  草草应付了几句,沈垣匆匆告辞。
  至少在他彻底丧失活性前,将一切事都安排好。
  他找上了尚清华。
  然后他觉得文艺小病弱什么的真心不适合他。
  佛性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
  尚清华此时是郁闷的。
  原因之一是他黑粉也穿了过来。
  之二是他黑粉告诉他自己不是人。
  尚清华并不认为自己写的东西世界观有多复杂,因此在他眼中狂傲仙魔途=人+魔+男主。
  首先尚清华不觉得沈垣是魔族。
  试想一下,一个魔族,他有这个实力瞒住苍穹山上下所有修士的眼睛。他为什么要来这当一位客卿长老?在魔族称霸一方不好吗?还是说这位大佬他脑子不好?
  尚清华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脸使这位强大的魔族专门来找自己,就算他是真的来找自己,他也并不认为需要这么大动干戈。
  所以沈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成了困扰尚清华多日的一个问题。
  终于在某天,一道灵光突然闪过他的脑海。
  然后他猛的想起之前被他毙掉的一个厉鬼设定。
  ……
  该不会是因为胎死腹中(?)所以过来找他了吧。
  虽然知道很不切实际,但尚清华就是管不住自己那颗胡乱想的脑袋。
  越想越不靠谱,越想越惊悚,最终尚清华决定——
  还是拜拜神吧。
  于是当沈垣进来时就看见尚清华正在神神叨叨的念着什么。
  “苍天在上,黄土在下,草民尚清华,一生没有做过什么穷凶极恶之事,还请您速速将这厉鬼收服,以免其继续为祸世间。”
  尚清华在这“叨叨叨叨”的念着,嘴皮子都要飞起来了:
  “那厉鬼名唤沈垣,困扰我苍穹山已久,若是将其收服,草民以后必有坑必填,以填坑为己任,写的东西再也不会雷点满地……”
  ……
  …………
  !!!!!
  什么傻屌玩意儿?!
  沈垣清楚的听见了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崩断的声音,他几步上前,猛的揪住尚清华的领子,然后他清楚的听见自己冷笑的声音:
  “向天打飞机,你好样的。”
  “老子一个沐浴在大天朝阳光下长大的祖国的花朵,你叫我什么?厉鬼?我看你是三天不揍上房揭瓦了是吧。”
  看着沈垣,尚清华难得的没有送,他的眼神向上飘起,露出了一个有些欠揍的表情:“你自己说你不是人的,除了厉鬼化形我是真没想到其他设定,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瞒住掌门师兄的眼睛的。”他眼神突然坚定起来,“但是有我在,是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你这厉鬼!!”
  看,中二病~
  我早就说过他是中二病了的。
  沈垣的眼神死了一秒,随即扯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顶着这张明媚的脸看着尚清华,放下揪着尚清华领子的手,站起身来:“你还记得那颗被冰哥放血的人参吗?”
  沈垣逆着光,阴影洒在脸上显得有些阴森,尚清华坐在地上,清楚的看见一条凸起突然出现在沈垣胳膊上,顶起了一片衣物。
  那凸起渐渐延伸成长条状,顺着沈垣手臂游走着,在袖口处露出了一个似蓝似绿的头,向着尚清华的方向晃动了下。
  然后尚清华就感觉眼前一白,紧接着脸上一痛……
  “老子是被你写死的那颗露水雪玉参!”
  半钟头后,顶着一张被抽红的脸的尚清华怂的不行的抱着茶杯蜷缩在一边,对面坐着身后飘着人参茎的悠哉悠哉喝茶的沈垣。
  人参精……
  他的黑粉是个战斗力爆表(误)的人参精。
  尚清华含了口茶压压惊,在听见沈垣的话时猛的喷了出来。
  “你要我……去找漠北君?!”
  “嗯,再过几年就是仙盟大会了,无间深渊洛冰河是绝对不能下去的,所以就麻烦你去和你老……大王说一下喽。”沈垣懒懒的拨了拨杯中的茶叶。
  好险……差点就说成“你老攻”了。
  “我大王会杀了我的!!”尚清华放下茶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怎么可能!你让我怎么跟他说让他不要在仙盟大会放魔物!”
  沈垣:加油,人参之神保佑你。
  尚清华:保佑个屁!
  “没事,到时候你就拿上这个。”沈垣抛给尚清华一个小瓶,瓶内装满了淡金色的液体,“你家大王要是真的打算杀你,重伤了就把这个喝了。”
  尚清华:“这是啥?”
  沈垣:“神药,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听我的保准没问题。”
  于是尚清华决定再信这个姓沈的鬼子一回。
  “好了,我差不多也快走了,回头帮我向木清芳要几贴明目的药。”沈垣站起来。
  尚清华自是知道沈垣中毒的事情:“瓜兄,你那毒……你好像已经开始……”看不见了。
  沈垣打断了他:“我好的很,不必担心,我还能再蹦哒个几年呢!!”
  沈垣匆匆离开,在离开安定峰的瞬间,他终于是忍不住,两道血泪从眼角流下,他拿袖子一抹。
  模模糊糊看见袖子上的血色,沈垣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苦笑,他摇了摇头,走开了。
  所以说还是太快了啊。
  突然,他听见四周传来一个声音:
  “呦老沈,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狼狈?”
  沈垣回头,在看清来人时眼底浮现一抹笑意。
  “你化形了。”
  但看来也不算全是坏事。

 
 
 
 
 
 

评论 ( 17 )
热度 ( 162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