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12)

  清静峰,竹舍。
  沈垣坐在藤椅上,对面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
  女子一头黑发随意披在身后,一袭红裳紧贴肌肤,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外面穿了件白色外套,显得更加风情婉转。
  她半阖眼眸,眼底似有红光流转,沈垣看着她,眼前女子的身影逐渐与几年前那朵花瓣上有红斑点的玫瑰相重合,不由得感慨时间流逝之快。
  当时蔫了吧唧的小玫瑰现在长这么大了。
  “说说吧,你那毒是怎么回事?”玫瑰随意摆弄着那涂上蔻丹的手指,漫不经心的问道。
  沈垣摸了摸鼻子:“也没啥,被人威胁了而已。”
  “和几年前一样的蠢,”玫瑰没好气的哼了哼,“我早跟你说过你那徒弟不简单,我就不信你不知道那小子是个什么来头。”
  “魔族又不全是坏的,冰河就很乖,他日若好好培养,必成大器。”沈垣笑道。
  玫瑰嘁了一声,再没说话。
  “瑰娘,你这几年过得还好?”沈垣问道,“话说你总不可能一直叫玫瑰吧,你现在化形了,出门在外总要有个名字方便办事。”
  “名字?”玫瑰寻思了一会,“那个东西我早就想好了,我叫李玫。”
  “李玫吗?”沈垣揉了揉眼睛,“也是个不错的名字。”
  李玫站起身,走向门外:“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你这里有人来了。”
  “还有照顾好自己,可千万别死了。”
  说完便化作一缕红烟消失在原地。
  就在李玫消失的后一秒,竹舍的门便被人叩响。
  那人缓缓推开门,逆光的少年站在门外,沈垣不禁眯了眯眼。
  洛冰河不知何时已经开始逐渐褪去稚童时的稚嫩,那张熟悉的面容上稍稍漫上了些许青涩,越来越有青葱少年郎的俊俏。
  明明之前还是一小团,沈垣在心里默默腹诽着,却猛的被眼前少年紧紧拥住。
  正值青年的洛冰河明显还要比沈垣要矮,他把脑袋深深埋进沈垣胸口,闷闷的,一声不吭。
  “好啦,这像什么样子,快点起来。”沈垣哭笑不得的用扇柄轻轻敲了敲洛冰河的头。
  鼻尖萦绕着眼前人身上的清爽香气,洛冰河一脸亵足的闭上了双眼。
  这是他的师尊,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师尊。
  青涩的冰妹明显还不清楚自己对沈垣抱有的是怎样一种感情,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份感情已经在无声无息之间悄然变质,他对师尊,已经不再是单单的师徒情意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沈垣就这么被抱着,腰部被铁钳似的手臂紧紧勒着,他有些无奈,又有些满足,恍惚之间上一世那个只对他一人温柔的魔尊仿佛又回来了,委委屈屈的喊着“师尊”,于是便任他这么抱着。
  也罢,稍微放纵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不知过了多久,沈垣突然感觉腰部一松,他微微松了口气,看着自家徒弟,微微笑道:“可抱够了?”
  洛冰河愣愣的点了下头。
  “抱够了就给我老老实实跑圈去,闭关后最重要的就是巩固。”折扇“刷”的展开,只露出一双含着笑意的眸子,里面貌似蕴藏了整片星空,只一眼,洛冰河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洛冰河老老实实的跑圈去了,虽然腿脚难受了些,但心里就像是浸在蜜罐中似的,甜甜的,暖暖的。
  打发走了洛冰河,沈垣关上竹舍的门,却发现李玫正坐在桌子旁磕着瓜子。
  李玫:“哦——”
  沈垣:“!!!”
  沈垣:“等下瑰娘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玫:“我懂了,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把那个小崽子养在身边了,啧啧啧,平时看你一副仙气飘飘的君子模样,没想到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沈垣:“……瑰娘,你这样做是会失去我的,我是那么一个人吗?”
  李玫表示她支持老沈,都是一个界的应该统一战线。
  沈垣:滚出我的米奇妙妙屋!!
  心真累,腐文化已经开始荼毒他们植物界了吗?!
  轰走了李玫,沈垣倒在床上再也没起来。
  ————————
  视线仍在不断模糊,即使有木清芳精心配置的药物也无济于事。
  不过虽然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但他仍然给沈垣留了个窗,沈垣最近发现了一种更有效更快捷的抑制方法。
  灵力逆流,令与血液融为一体的毒素凝滞在血管中,至少可以抑制两三天,而且效果立竿见影。
  期间尚清华来过一次,正好撞见了整个过程,顿时三魂失了九魄。
  很明显被沈垣这种自杀式的抑制方法给吓傻了。
  他也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么做折寿。
  沈垣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不定因素和危险性,但他最后也只是笑笑,继续按照这种方式解毒。
  那是穿越前的事了。
  虽然沈垣只是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但家族中也难免有小辈将他当做眼中钉。
  某天下午,他被人狠狠推到了马路上,迎面一辆轿车飞驰而来,他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那些人脸上嬉笑的表情格外清晰。
  后来命是抱住了,但因为撞到头部而导致了脑淤血,压迫视神经,沈垣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是处于黑暗之中的。
  什么也看不见,只能一个劲的去摸索,不知是不是因为身处黑暗所以其他感官都十分敏感,无数尽力压低的嘲笑,讽刺和挖苦疯一般的涌进他的耳朵,细细碎碎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简直要把他逼疯。
  好不容易熬出头了,沈垣有时候真想自己变成一个聋子,至少可以选择拒绝周围的恶意。
  从那以后,他对于黑暗开始有了明显的抗拒,最后还是心理医生出面才解决了这一障碍。但很明显,他依然从内心深处惧怕着黑暗。
  永恒的绝望,黑暗无穷无尽,最能把人逼疯。
  沈垣惧怕黑暗,因此哪怕只是苟延残喘也想继续拥有一丝光明。
  而且,他还想继续看着他,即使不能永远陪着他走下去,他也仍想伸出手去触碰那抹彼岸的色彩,哪怕最终灰飞烟灭。
  “我想亲眼看着他变强。”沈垣说着,两行夹着血丝的清泪从脸颊流下。
 
 
 

评论 ( 34 )
热度 ( 156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