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13)

  新的一天,煦暖的阳光轻轻为竹舍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微光,清晨的阳光还有些许刺眼,沈垣不适的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眸子。
  一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缕银白的发丝。
  沈垣虚虚握住那缕银白,已经开始变色的瞳孔微微凝滞,感受着体内越来越枯竭的灵力,心里不由得一阵发慌。
  灵力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也不知道他这颗对于魔族来说大补的灵药会引来多少不要命的杂碎。
  “瑰娘。”沈垣传音道,“情况有异,速来竹舍。”
  得到对方的回应后,沈垣盘腿坐于席上,试图再使用灵力逆流的法子延缓毒素,他操控着那逐渐流逝的灵力在体内缓缓逆流,突然眼前一白,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内炸成一团,心脏犹如被无数道利刃刺穿肆虐,那灭顶般的痛苦使沈垣立刻白了脸色。
  沈垣不禁闷哼一声,重重砸在柔软的被褥中,身躯因为疼痛而不自觉的缩成一团,唇瓣几乎跟脸色一样苍白。
  不过这次可不是因为体温了。
  沈垣单手按压着不断搏动的心脏,此时此刻心脏每一次象征着生命的跳动对他来说都是无尽的折磨。
  冷汗逐渐浸湿衣衫,灵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流逝着,沈垣像一条脱水的鱼一样大张着嘴,想要大叫,喉咙却像被堵住了一般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痛,
  真的好痛。
  眼前因为剧痛而一阵阵的发黑,沈垣死死咬着牙,口腔内充满了血腥味,铁锈的味道使他暂时找回了些许清明。
  银白发丝铺满了床铺,那双说不清颜色的瞳孔早已失了焦距,呆呆的望着门口,沈垣迷迷糊糊的望着门的方向,口腔内已是一片血肉模糊,他奋力撑起身躯的手臂猛的一软,整个人便彻底摊倒在床上。
  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会死在自己家里。
  要是冰河看见了的话,估计会哭的一塌糊涂吧。
  还有岳清源,小九……
  真是后悔没听菊奆的话,不听亲爹言,吃亏在眼前。
  ……
  话说他怎么还没死。
  沈垣在进行了一大串和悲情女主角一样的台词念白之后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还有意识。
  难道死后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好tm神奇哦!!
  脑内的小人愉快的开启了脑内小剧场,在那蹦哒的正欢,却突然听见一大段模模糊糊的声音。
  “这……少主……”
  “羸弱……池……”
  什么乱七八糟的。
  声音听不大清楚,沈垣只能辨认出其中的几个词汇,后来自己也蹦哒累了,索性眼一闭腿一伸,摊在那里装尸体。
  “这是我们的少主?”
  蓝眸女子看着昏迷不醒的沈垣,看向李玫,问道。
  “真是个羸弱的家伙呢,先把他放在池子里吧。”冰粉色眼睛的少女轻盈的蹦到沈垣身边,伸出一根手指好奇的戳了戳他的脸颊,随后又是一跃,躲过了一根袭来的人参茎,“话说这小子的精神还挺欢实……诶呦!”
  蓝瞳女子毫不客气的一拳砸在了粉眸少女的脑袋上:“没大没小,要叫少主!”
  粉眸少女腮帮子鼓鼓的,捂着被砸疼的脑袋,红着眼睛瞪了女子一眼:“小千叶你总是这么严厉!”说完便缩到了一边去,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许多跟少女一个眸色的小娃娃们,他们乖乖围成一个圈,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家姐姐身边。
  “果然还是你们最乖啦我亲爱的弟弟们,不像那边那朵无聊的莲花,一天到晚的把规章制度挂在嘴边,累都累死了!”少女一把搂过距离自己最近的小娃娃,抱在怀里一顿揉搓。
  千叶净雪华莲淡淡的瞥了一眼,一言不发。
  “日月和千叶,你们先别吵吵,赶紧过来把这家伙给放进去。”李玫揪着沈垣的衣领,对着两个植物说着,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时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决定自己一个人单干。
  两手揪着老沈的衣领,往日月露华芝的宝贝池子里一丢——
  李玫明显高估了沈垣的净含量和自己的臂力,直接扔进了最深层。
  ……没事,人参亲水。
  走到一边对自己的两个姬友做了个“计划通”的手势,三颗灵物,几颗小蘑菇慢慢向白露林出口走去。
  日月露华芝:“话说瑰娘你就这么把他带过来不会引起什么恐慌之类的吗?”
  李玫:“没事,我跟他们老大打过招呼了的。”
  ——————————————
  洛冰河觉得师尊真的是充满了意外,
  比如刚才一位女性公主抱着他师尊跟他师伯说:
  “你竹马又皮断腿了,我是他族人,带他下医馆找大夫去。”
  李玫:我中文过十级!!

评论 ( 33 )
热度 ( 135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