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主宰(14)

  沈垣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好久。

  无尽的风雪掩盖着身躯,周身是刺骨的寒凉,迷迷糊糊好像看见了一个人影,如镜花水月,不敢,也不能去触碰。

   雪花飞落而至,在触地的一刹那化为了泪滴,他看着人影的双唇上下翕动着,好像在说着什么,声音听不太真切,仿佛是从千里传来的回声,空灵而又轩渺。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殷红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甚至都道不出一声再见,意识便重堕虚无。

  现实与梦境相接,融合,感觉是那么真实,沈垣猛地睁开眼,看着周身陌生的环境,一股陌生的感觉莫名堵住了心口,强烈的不安迫使他奋力划动双臂,奔涌的泉水迷离了视线,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似乎在万年之前,有一个人站在高矗天颠的雪山上,亲手将他推进了无尽的绝望中。

  沈垣颓废的仰卧在水面上,恍惚间有个声音对他说道:

  “懦弱的家伙,为什么不愿意面对。”

  “闭嘴。”沈垣清楚的知道这个声音出自何处,他虚弱的阖起眼眸,不愿去看那虚无的幻像。吐出的字句犹如薄冰一样坚利。

  头疼的似是要炸开,两段记忆交织在一起,螺旋形变成一股错综复杂的线轴,疯狂的在颅腔中压榨回旋。

  “我明明什么过错都没有,凭什么要接受那么不公的命运!!”

  “都是他……都是那个自私的人类!我本可以拥有顺遂的一生,到头却沦落到那般境地,尸体被丢到野外,遭万兽啃噬,连我的子民也没能逃过他的迫害,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你说啊!!凭什么!!”

  沈垣下唇被咬成了绛紫色,袍袖一甩,一根冰锥凭空出现在手中,锥尖正对着太阳穴。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若你想害他,我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哪怕搭上我这一条命也在所不惜。”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也没什么好怕的,不要逼我,你知道我会这么做的。”

  ……

  沈垣凝视着天空,灰白的,死寂的。这便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只要稍稍揭开一角,便会看见那里面深藏的污秽与丑恶。

  微风拂过,白露林中早没了沈垣的踪迹。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