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这里大号@冰晶柚子,大号主更沈九相关。近期要开学了,希望我还能活着来老福特。

我的人参由我自己煮宰(8)

  直到出了白露林,洛冰河还是有点闷闷不乐的。
  沈垣自是察觉到了,他一收折扇,偏头问道:“怎么了?”
  洛冰河轻轻摇了摇头,把脑袋深深埋进了臂弯内。
  半晌,他才闷闷的说道:“弟子只是在想……冰河找到了父母,师尊会不会不要我了。”
  沈垣木木的盯着他,只觉得这一幕格外熟悉。
  废话,当初的少女洛最常用的就是这句。
  沈垣抬手,一折扇敲在了洛冰河脑袋上,洛冰河捂着鼓了一块的额头,红着眼睛看着沈垣。
  “为师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沈垣将折扇收回来,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洛冰河的脑门,“你可是为师养大的,怎有把你丢下的道理。”
  “可是……”洛冰河眼中泪花显现。
  沈垣抬手帮他擦去马上就要滚下来的泪珠,又说道:“尽管放心好了,为师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前世他欠了他太多太多,只能今生来好好补偿他。
  去他妈的系统去他妈的逼格爽度去他妈的惩罚系统。
  系统这些年也一直都没个影,估计就算他ooc到没边那东西也不会管。
  毕竟就连收养洛冰河这种事它都没说什么,他还怕什么。
  天琅君要在白露林内休养,天琅君和苏夕颜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沈垣一伸手将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洛冰河摁到怀里,轻声道:“旅途尚远,可以先休息一下。”
  至于洛冰河当时的反应……估计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马车颠颠簸簸的走了大半天才到苍穹山,沈垣揉了揉酸疼的肩膀便下了车。
  他看了眼高耸的百战峰,果然洛冰河还是要自己来教吧。
  自家的徒弟自己养才放心。
  于是沈垣的生活就基本上可以说是“隐居避世,养生之道”了。
  平时就是喝喝茶看看书,指导指导洛冰河,跟岳清源聊聊天,逗逗沈清秋,顺便再跟曾经的同事们打个招呼,带着冰团去体验人生。
  典型的养老式生活。
  洛冰河的修炼倒不用他担心,不知是不是苍穹山派灵力充沛的缘故,这些年他的实力突飞猛进,每天也不用吃人参了,连带着沈垣的头发茂密了不少。
  眨眼间三年已过,沈垣今天正在和岳清源瞎聊,突然,他猛地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岳七,今日怎不见小九?”
  “小九?”岳清源说道,“今日他去灵犀洞了。”
  糟!沈垣心下一惊,这不就是沈九误杀柳清歌的那段剧情吗?!
  必须要快点,不然会出事。
  这时,一片传音符飘飘悠悠的飞了过来,沈清秋急切的声音传出。
  “七哥,沈垣,快来灵犀洞,柳清歌他出事了!”
  沈清秋皱着脸看着面前明显失控的柳清歌,手中修雅横在胸前,随时准备迎接对方的下一次进攻。
  闭关时被突然惊醒所带来的反噬可不是好受的,沈清秋强行将体内汹涌的灵力压下去,脸色极为难看。
  刚刚他没有防备,正正受了柳清歌一剑,此时全身疼的厉害,尤其是胸腔处,血气翻涌,沈清秋咽下喉中涌上的鲜血,灵力催动修雅砍向柳清歌,跟乘鸾狠狠撞在了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柳清歌飞身而上,一手操控着乘鸾,另一只手朝着沈清秋打出了一记暴击。
  沈清秋此时身受重伤,又操控着修雅,不好分神,只能狼狈的躲避着。
  该死,七哥和沈垣怎么还没过来!
  沈垣跑在前面,穿梭在一个个洞府中,默默感知着沈清秋的灵力波动,随着灵力凝成的线追踪着。
  过了一会儿,他站在了一个洞府前,凝神细听着。
  是这里吗。
  岳清源紧紧跟在沈垣身后,看见沈垣没有动,心下了然,一记暴击挥出,石门顿时碎成了粉末。
  好吧,玄肃可以出鞘的掌门师兄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沈垣一冲进去,便看见被柳清歌一拳打进墙里的沈清秋。
  沈垣一抬手,无数冰晶环绕着柳清歌,暂时束缚住了他,沈垣转头交代道:“岳七,柳清歌就交给你了。”
  见岳清源制住了柳清歌,沈垣急忙跑去将深深迁入墙壁的沈清秋抬出来。
  沈清秋此时的状况可以说是极为不妙了。
  灵力紊乱,内伤严重,多处骨折,甚至金丹都几乎碎掉了。
  这样下去,他根本撑不到木清芳过来。
  沈垣心一横,用力划破自己手心,血液流出,一滴一滴流进了沈清秋口中。
  那血液不同于常人的鲜红,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金色,一股药香袅袅飘出,说不出的清淡味道,却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将柳清歌捆好,岳清源一转过身就看到了这样奇特的场景,一时之间竟是怔住了。
  沈清秋脸上的伤口正缓慢愈合着,沈垣撕下一块布料,草草将手包裹住,转过头去看着岳清源。
  “小垣,你……”岳七一只手拿着捆仙索,另一只手楞楞的举在半空中,滴溅到地面上已经干涸的淡金色血痕无时不在提醒着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关于沈垣的身份,岳清源其实早就猜到了一些。
  身具强大的灵力还有那对于稚童来说过于成熟的处事方式,无一昭示着他此人不凡的身份。
  还有在秋府时,明明他亲眼看着那群人将沈垣上上下下搜了个遍,那么如此珍贵的药草又怎会依然在他手中。
  当初他与沈清秋匆匆逃离秋府,来到了一个镇子上,将沈垣给他们的“宝贝”卖给了镇上的郎中。
  “露水雪玉参!那万年难得一见的珍草?!”
  “这么新鲜的参须,肯定是在三个时辰以内取下的,小娃娃,你们是在哪找到的?”
  很久以前,岳清源便已经存有一个在常人眼中可能是瞎掰的猜测。
  沈垣他可能不是人。
  果不其然,沈垣慢慢站起来,冲他微微一笑:
  “有些事情确实该说一下了,抱歉岳七,这么久一直瞒着你们。”

评论 ( 35 )
热度 ( 182 )

© 一颗有梦想的西红柿 | Powered by LOFTER